域名难,难于上青天–老贴新赏域话诗篇!

By: 李揾宝·域名博客 | Date: 2021年5月16日 | Categories: 未分类
李白:域名难,难于上青天! 
杜甫:安得帖子千万篇,大庇天下域士俱欢颜。HOLD连三月,靓名抵万金。 
白居易:同是域市套牢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座中下注谁赔多,江州司马青衫湿。 
辛弃疾:茶余饭后话晚网,听取骂声一片。 
曹雪芹:满目皆域名,一把辛酸泪;都言域民痴,谁解其中味。 
李煜:春花秋月何时了,域名知多少?中文上月又施行,谁能注中不在意料中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胜天金盆洗手一去不回头。 
苏轼:好名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踢名是何年?但愿人长久,千里同赚钱。 
陆游:儿孙注得绝名日,家祭勿忘告乃翁! 
陈子昂:前不见买主,后不能续注。念域市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 
岳飞:莫等闲,错过好东东,空悲切! 
王翰:醉卧论坛君莫笑,古来抢注几人回? 
吴承恩:好名轮流注,今年到我家。 
荆轲:风萧萧兮域市寒,钞票一去兮不复还! 
刘晓庆:玩域名难,玩系列域名更难,与大东玩系列域名难上加难。 
那英: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!让我把那被踢域名看个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、真真切切。 
张艺谋:COM,NET.ORG,一个都不能少。 
戚务生:横下一条心,一定会赚钱。 
顾城: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但我要用它来寻找域名。 
佩服 佩服 不愧为编辑 默兄 就算注不到千古绝名 却留下千古“假”句 足矣 足矣 
爱也域名 恨也域名 放下域名 立地成佛 chinable.com 
王小波:一个人只拥有一个域名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更多的域名。wangxiaobo.com 
大家把下面的域名“保护”起来吧,momomo会感谢大家的。 
Taken
  momomo.com
  momomo.net
Available
  默磨墨.com
  默磨墨.net
  默磨墨.org
  momomo.org
  momomo.cc
  momomo.tv 
不仅仅是域名天才!!! 
www.MicroName.net(制作中...) 
卫慧说:我将用写书的钱投资sex.com 
一起探讨 
域友说:我将用我的身体和未来投资 dotCOM!!! 
他说:(国内域名投资)团结就是力量 坚持就是胜利 
爱也域名 恨也域名 放下域名 立地成佛
www.chinable.com
www.youseeisee.com 
多才多艺的MOMOMO啊!来搞域名投资真是辜负你那满腔的文采... 
***:是我让这个域名踢出来的 
齐秦:这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域名 
贺鲁晓夫:不好啦……我的名字被注啦…… 
李**:是注一个还是两个,还不成太早下结论 
戚务生:关于注册域名……上个星期到昨天……要知道,注册不容易……所
以我们说…… 
巴甫洛夫:大脑在休息,小脑在反射,手在运动 
朱邦造:我们对域名被抢注深表遗憾 
荆柯:好名一去不复还 
琼瑶:星期天的下午,闲得无聊,又要启动DNA进行那无数次的搜索…… 
爱迪生:注册好域名就要有99%的汗水,加1%的灵感 
蒋介石:娘西屁个域名 
鲁迅:地上原本没有抢注一说,注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抢注 
果戈里:域名之所以受欢迎,就因为他有钱途。 
亚里士多德:给我个好时机,我能把2字母域名注下来 
大宝:域名天天见 
屈原: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上下而求索名 
NBA:i love this domain name 
提议 杨超 开一个 域名精彩文章 专区 我们是一个好名不能漏 半篇好文也不能丢 
爱也域名 恨也域名 放下域名 立地成佛 
<注册中文域名之大话西游版>
......
万网:干什么?
域友:放手!
万网:你想要啊?域友,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,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,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,虽然你莫名其妙地把招行里存的一个月工资送给了我,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. 你真的想要嘛? 那你就拿去吧! 你不是真的想要吧?难道你真的想要吗?......
域友:我KAO!
...... 
(域友: 注册中文域名者)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第一刀:wwwday.com/第二刀:wwwjoy.com/第三刀:yechina.com/第四刀:chinaeo.com/.....
西西弗,注定刀刀剜我心肝/域名,你是我心口永远的痛! 
Edited by - wwwday on 12/05 15:54 
Yeseb说:
弹到用时方恨少,万名伴我不嫌多;默默无闻磨玉米,惶惶终日眼尽墨 
域名没了,生活还得继续http://3395659350 
盖中盖:拣了个好域名,腿不疼了,腰不酸了,走路也有劲了... 
杉杉:CXNIC不要太潇洒 
大宝:域名?天天注,论坛,天天见。 
丰乳霜:没有什么注不了的 
婷美内衣:玩域名,挺好 
金利来:域名,男人的世界 
猴王皮鞋:穿猴王鞋,注中文名 
安踏:我抢注 ,我喜欢 
康佳:搜索生活每一天 
菲力浦:让我们抢的更好 
步步高:晚网自有公道,欠款总会归还 
海尔:抢注到永远 
爱多:我们一直在抢注 
乐百氏:每个域名都经过二十七道检测 
麦氏速溶咖啡:极品域名,意尤未尽 
雀巢咖啡:抢注好极了 
奔驰:如果您发现我们的注册系统因技术故障停止运行,我们将奖励一万美圆 (马丁路德金:这是美国发给黑人的“空头支票”) 
联想:域名失去论坛,生活将会怎样 
恩格斯:全世界域**合起来! 
斯大林:敌人不注册的,我们就要注册! 
陶铸:域名抢注天地宽 
叶挺:一个声音高叫着,抢注吧,给你域名! 
**:域民多大胆,名有多少产! 
港澳办:域名政策要保持五十年不变! 
新华社社论:严防死守,坚持抢注! 
人民日报社论:要旗帜鲜明地抢注! 域名的要害是抢注! 
高尔基:让域名抢得更猛烈些吧! 
鲁迅:不在论坛中爆发,就在论坛中灭亡! 域名事业连广宇,于无声处看繁荣! 
徐志摩:轻轻地我注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。我挥一挥衣袖,不给你一丝期待。 
曾国藩:左列帐单右荷包,域名随时不言饱。 低头一看新后缀,万念俱灰何时了。 
林则徐:好名一日不尽,本钦差一日不归 (那是不可能的) 
包拯: 利欲为治本 晚网最深谋 中文须预注 域民必上钩 仓充鼠确喜 草尽狐兔悲 论坛有遗训 无贻来者羞 
李白:十天搜一次,好名不留情!事了拂衣去,不露身与名。 
唐太宗:域名千古事,晚网一家言 
孔绍安:扣款惊落叶,飘零伤民心。翻飞未肯还,犹言惜不足 (可怜乎哉 ) 
刘彻:中文注册兮猫腻多,域民绝望兮奈如何 
屈原:长太息已掩涕泣,哀好名之绝迹 
孙子:域名,生死之地,国之大事,不可不注 
孔子:有好名自高处掉,不亦说乎? 
老子:名可注,非常注,此为道也。 
马克思:中文.COM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。(利益集团之争,弱势团体的悲哀) 
汪精卫:宁可错注一千,绝不放走一个 
戚务生:我只注我应该注。(狡诈) 
施拉普那:如果你不知道往哪注,就往CHINA、CN的头上注。 (正确) 
鬼子小队长:好东东不抢完,我的不收兵。 
鬼子:对好域名要施行三光政策 
胡汉三:我胡汉三又抢注了! 
程前:域、民、总、抢、注,耶-----!(恶心) 
切.格瓦拉:请听听域民的声音吧 
卡斯特罗:历史将宣布中文域名没有前途 
肯尼迪:我们不能只想晚网能为我们做什么,要多想我们能为晚网做什么 
尼克松:这三天的抢注,已经改变了世界 
恩格斯:中文域名批判(这是一个辨证的问题) 
列宁:资本主义域名对于中国的进军,和中国CXNIC的必然灭亡,那都是不可避免的。 
孙中山:好名尚未注完,同志仍须努力 
蒋介石:域名注册是我们新生活运动的开始 (这还刚刚开始 ) 
***:千万不能忘记域名续费 
**:好在中文域名是人民抢的 
周恩来:为中文域名崛起而抢注(同志们,我们的国家还很穷,总要为了什么而牺牲点什么。西部不是已经作到了吗,再忍耐一会吧,等到
象“开发西部”那样就好了,总要让我们做点事吧。) 
朱德:中文域名?我看,要得! 
**:不管是中国域名还是字母域名,能卖钱的就是好域名 
**:中文域名代表先进的域名方式,代表进步的域名方式,代表发展的域名方式 
**: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,域民都将义无返顾、死而后以地抢注 
改得古诗共勉域友之一 -----《域市行》,请欣赏。 
啊,我也这么想过,我看这里就momomo兄的文笔最高,就由他主编吧,只搜集中文域名;可按短小精悍的说故事格式编写,就塑造一个域名投资者的形象代表人物吧,呵呵。 
呵呵,有人已经作出来了。只是没经作者同意,不好发表呀。 
哈,我们的域名投资越来越具有浪漫主义色彩了! 
MOMOMO一个人搜集名人名言也够累了。建议大家每人收集几句,发给MOMOMO,供他改编,如何?
我先来了,
下马饮君酒,问君何所之。君言不得意,归卧南山陲。但去莫复问,白云无尽时。-----王维 《送别》
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。我轻轻的招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。
---------徐志摩《再别康桥》 
默兄:我要生气了,你怎么没放上我的“名言”:
[h3][我们都是神**,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domain name......[h3]
同时受你思路所激发,提出zbr自我激励新口号如下: 
假如失去域名 网络将会怎样? 
网络照样运作! 
正如--
“人类失去联想,世界变成怎样“
答案--
“还有方正、同方...“ 
谢谢各位的厚爱,能够给论坛带来一些新鲜的另类的东西,让大家在无休止的搜索和讨论中得到片刻的轻松与愉悦,默磨墨就已经很高兴了。 
现在正在经受流行感冒折磨的默磨墨,为了防止病毒传染大家,不得不告别论坛十几小时。所有看过此贴的朋友,为了保险起见,一定要吃感冒药预防呀,哈哈,注意不含PPA呀。 
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空虚。 
域市行
(改得古诗组合共勉) 
今日入域市,
看罢泪满身;
遍地域名现,
束阁无人问。 
前不见买者,
后不见观者。
念网络之悠悠,
独怆然而泪下。 
人生得意须尽欢,
莫使佳名空对网。
天生我才必有用,
千金散尽还复来。 
网内存知己,
天涯若比邻。
明朝在域市,
你我共收金! 
读了后,你还有心情等之二之三吗?(你会说:哼哼,免了吧)
哈哈!